06/03/2021

恭喜小麥

小麥本人(應該)還沒有讀過本報, 不過, 本報仝人仍借此機會再次祝福他(當然, 還有他的夫人)白頭到老, 三年抱兩!

小弟因為私人理由, 沒有赴會於今晚假黃埔海逸酒店舉行之喜酌, 不過早上的註冊儀式仍有出席
據小弟觀察所得, 小麥昨晚(可能甚至更久)應該沒有睡覺, 黑眼圈比四川熊貓還要厲害!
還有整個早上也是呆呆的兼且超級緊張(這可難怪)

雖然註冊是很快, 而且很簡單, 不過絕不代表這個儀式是馬虎行事, 相反, 就正因為它的簡單, 更突顯新人們對婚姻的堅定與相信, 對未來充滿信心與期望。亦正因為這份充滿敬意的精神, 令整個註冊過程變得莊嚴, 神聖。

儀式結束後是default的親友影相環節。拍過照後新人詢眾要求, 由小麥抱起新任麥太~
不過正在進入淘醉與混混的新任麥生竟然有以下發言:

「嘩! 制唔過! 跌落o黎接唔到咁點算!」

結果, 其實他還是對自己的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 還有一條充滿了補品滋潤的腰充滿信心。

event相片:


新人進場時的情景(中間的人請勿理會) 真嗣 攝


混賬七人眾。 兄弟A 攝


凶神惡煞的人們, 真可怕! 真嗣 攝


宣誓的一剎那。從此麥生就有了麥太。 真嗣 攝


相信是小麥朝思暮想的一剎那。 真嗣 攝


受祝福的新人。 真嗣 攝


抱起新娘子的小麥。 真嗣 攝


癲佬一號。 真嗣 攝

以下是我的感覺。沒興趣的人, 看完上面的報導就算吧。


看見今日各人也開開心心的, 一時間觸景生情, 開似想像著, 當年爸爸媽媽結婚時, 是如何的幸福、是多麼的快樂、是懷著甚麼的心情、兩口子怎樣去迎接未來的日子…

我還記得媽媽說過: 當年她是教徒, 不過我爸不是。當年我媽的姑姐(或是甚麼親戚的)是教會的人, 她很堅持的反對我媽和我爸的結合。因為她認為我爸是惡魔。為甚麼?

「因為你老豆唔肯信教呀。」我媽如此說著。

上天是不是認為我爸真的是惡魔, 而從我們的身邊, 召回他, 教化他?
這個我不得而知。我只是知道, 未來的路, 就只有靠自己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