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5/2021

面對干貨的時候

你有上雜誌的心理準備了沒?


面對干貨的時候
—百年前,8國聯軍攻陷北京,自此中國門戶洞開,歷史改寫。百年後,來自美、英、法、德、荷、瑞、星、日、澳等國外資,進逼台灣金融、有線電視、電信、基礎建設、不動產、傳統企業、高科技公司。在這場資金、人才、技術的競爭中,為什麼,白爛天王仍然會是贏家?

作者:林啞偉

屌!

天剛亮,走進白爛天王三年前一手創立的蟲卵生產栽培園,角落裡,秒針「喀噠喀噠」作響。清晨六點一到,幾百根灌溉用的小黑管子同時流出培養液,蟲卵飽餐兩分鐘後,突然「卡」的一聲,管子供料立刻停止。

這個生產栽培園屬於地府企業。循著聲音望去,原來有一座機房,控制著蟲卵的澆水、噴藥、施肥,這套設備不但省下五○%人力,而且經過精密計算,讓蟲卵獲得的養分誤差值在十西西以下,蟲卵每天定時定量「進食」,長得又快、又省。

抬頭一看,這個溫室沒有屋頂,但,一下雨,遮雨棚馬上升起,天氣太熱,遮光網就會打開。平常時間,溫室不悶不熱,溫度控制得剛剛好,適合嬌貴的蟲卵生長。

這座溫室專為蟲卵量身訂做,白天溫度控制在攝氏二十四度,晚上在攝氏十八度,由於不溼、不熱,日照又充足,突破一般夏天無法在平地種蟲卵的限制,這樣的溫室能讓蟲卵一年多收一期,品質如一,顆顆肥美碩大。

提到白爛天王,一般人對他或許沒有印象,但在台灣醫藥界、特別是在骨科醫生中,他卻大大有名氣。三年前,白爛天王獨具慧眼引進義大利羅達(Rotta)藥廠的蟲卵,建立蟲卵的生產線,此舉不單成就他現在的事業,累積數億元財產,更讓台灣中老年人颳起一陣「地府」熱潮,遲遲未見衰退。

地府製造的蟲卵可用作泛葡萄糖胺類(glucosamine)藥品,這類產品在台灣就有四十幾種,若將相關產品也列入,則可能有六百多種,不過地府生產的蟲卵市占率卻遙遙領先,一舉囊括九成以上的市場。年銷八千萬顆的威力,讓所有競爭者都甘拜下風。

白爛天王當年的靈感,再加上經營策略操作得宜,配合台灣老年人口不斷的增加,終於讓地府成為市場霸主。

「あ~~~~!」

七年級前段的白爛天王外表看起來弱不襟風,說話時洋溢著一種仆街的神采。「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屌。」白爛天王將手中的滾水一飲而盡,拿起身邊的怨靈附體,撚了撚煙灰,接著說。「不過,就算環境是多麼的屌,我依然相信,『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 』。」

白爛天王的座右銘是「あ~~~~!」,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刻苦走來。「嗯…嗯…的確,就是那樣,不過,嗯…嗯…哈哈,不是啦,其實是,嗯,對對對!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我其實沒有那麼的那個…那個?你問那個?就是那個啊!對,其實我並沒有那麼那個,我這個人其實是比較那個的。」白爛天王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

白爛天王出身於一個請你好好放低~!的家庭,父親是涼宮ハルヒ,母親則是キョン,從小灌輸白爛天王傳統請你好好放低~!的教育,在大學時主修請你好好放低與搭的士要跨區,同時也修習了俄、德、法、義、美、日、英、澳八國語文,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白爛天王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在大學的第三年,白爛天王便著手創辦地府。

作為涼宮ハルヒ的兒女,他的辛酸沒人知。做得好,人家會說,就算他做的是干貨,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涼宮ハルヒ的兒女,是父親的庇佑;做得不好,人家說他是敗家子。壓力沈重的白爛天王,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

「沒有magic(魔法),只有basic(基本功)。」憑著一套專注經營經銷市場的「基本功」,白爛天王從我家中開始,將我家中成功模式,複製到法、德、西班牙、瑞士與捷克等歐洲國家,接著竟能貫徹到美國、俄羅斯,甚至大陸市場。因應不同市場的需求,白爛天王的致勝之道不是加法,而是「減法」,他的心法是:「搞清楚不必做什麼事,比學會該做什麼事還要困難。」

說多慘有多慘

在獲得巨幅獲利後,市場上,競爭壓力隨著低價風潮湧至。地府最主要的對手傷天害理集團發動全面割喉戰,不但用菜刀割喉,還用六五步槍刺刀、日本武士刀、雪飲寶刀、西瓜刀、鳳梨刀、油畫刀、拆信刀、牛排刀還有奶油刀割喉,導致商業談判時人人戴上安全帽與圍巾自危;每間倉庫都傳出監守自盜,公司財務也被外包的清潔公司掏空。…儘管如此,這都不能夠動搖白爛天王堅持發展干貨產業的決心。

甚至,白爛天王最重要的副手非洲象,也在考察市場時,在美軍的砲火下喪生。唯一的遺物除了自家公司生產的蟲卵、隨身攜帶閱讀的一整套《四庫全書》、以及唐君毅的《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外,就是一本柯特勒所著的《中華新字典》。「我一直在想,非洲象最後在閱讀《中華新字典》,是否打算在書中找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經營之道,」白爛天王眼眶中泛著淚光,「最後,公司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但是每當我想到非洲象,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去給人耍白爛。」

「干貨這一行實在是一門深奧的學問。」痛定思痛之後,白爛天王也對干貨從此有了更多的體悟。「果然,公司要獲利,除了自身的努力、創意的能量、以及正確的經營策略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內線交易。」白爛天王肯定的表示。

市場分析師吉川春代認為,地府接下來的發展關鍵,是如何進一步達到產業升級,在日本的研發基地中,擴大代工的內需,以及成功導入八吋製程,並且克服社會輿論對於蟲卵在人體實驗上的疑慮。

明年七月十五日白爛天王即將帶著地府前往日本發展。白爛天王會交出一張怎樣的成績單?讓我們拭目以待。


台灣雜誌專訪產生器: http://zonble.twbbs.org/etc/bw.php

「我一直在想,非洲象最後在閱讀《中華新字典》,是否打算在書中找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經營之道,」白爛天王眼眶中泛著淚光,「最後,公司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但是每當我想到非洲象,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去給人耍白爛。」

ge

2 thoughts on “面對干貨的時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