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文解字 日文篇(2) 吉列豬扒

找碴口痕友說: 你唔好教壞細路啊?!
唔…這是手誤? 還是特登的? 抑或是你真係唔識(我又覺得唔似…)
堂堂一個菜欄都會寫錯(其實不是甚麼出奇事吧, 誰沒錯的? 就連天上諸神都錯啦, 因為佢地造左白爛人類出來啊…)

今天的蘋果副刊:
炸豬扒

是時候吃晚飯了。我問倪匡兄:「想去哪一家餐廳?海鮮?」
「一般的都是養魚,等到和你去流浮山再吃吧,今晚吃豬扒去。上次回來兩個月,只有機會吃一頓。回到三藩市,每天想炸豬扒。」
倪太和妹妹購完物回來,倪萍人不在香港,我們四人一行,到銅鑼灣的「Ton 吉」。
車上,倪匡兄說:「我想那塊Ross ,想得快要瘋掉。」
Ross 是日本人的叫法,指豬扒邊上帶著一片厚肥膏的那個部份。完全瘦的,叫Katsu 。高級炸豬扒店,只賣這兩種。
「慢慢來。」該店經理Sissy 說:「先上幾個前菜。」
上桌的是鋪上木魚絲的菠菜、淑女手指、炸軟殼蟹、芝麻豆腐和白煮毛豆,都是送酒的好菜,倪匡兄已不喝烈的,來瓶小啤酒。

「怎麼Ross 還不來?」他這個人性急,想要吃什麼,就即刻吃什麼,一分鐘也等不了。
Sissy 假裝聽不到,接著捧海鮮刺身盤出來,有油甘魚、甜蝦、象拔蚌和帶子,倪匡兄從來不喜歡帶子,在那裏吃到鮮美的,就不抱怨了,大叫:「怎麼那麼好吃!」
炸豬扒終於拿來,他老兄連吞幾大塊,跟著的還有炸大蝦、生蠔和帶子。全瘦的Katsu 吃不完,打包。倪匡兄說過這家人的,冷了照樣吃得過。生椰菜絲任添,要多一點,一齊包回去。
捧著肚子走出來,外面等位子的排長龍,遇到一群年輕人,要求合照。
我看到倪匡兄的眼神,似乎在說:「你們到底有沒有看過我的書?」
忽然,年輕人之中,有一個從背包掏出一本他新版的小說:「好彩我帶在身上。」
衛斯理系列的讀者一代接一代,倪匡魅力,威不可擋,我們做老友的也沾了一點點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