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在香港.佐敦 麥文記麵家

曾幾何時吃碗雲吞麵是種「小小奢侈」(プチ贅沢)的活動,不過今時今日充斥著一街的$10麵食,要裹腹絕不成問題,但是要一飽口福好好慰勞一下舌頭就恐怕白費了$10;幸好仍有些店是相對好吃的,只是不知何時會突然間消失罷了…

20131219-165435.jpg

歷史味的紙皮石地磚

是日是星期四的下午六點幾,原本想到澳洲牛奶公司去品嘗很久沒吃的巨型蛋治烘底,但是現在澳牛逢星期四公休,又剛想起麥文記就在隔壁,不過到店面一看,已經處於七成滿的客量,而且入座率是一直維持著有多無少,不要看人數多寡,有個「奇景」就是店內是很安靜,不知道為什麼連唔講嘢會死肥屍拉都會壓低音量,突然有一刻以為自己去了日本,又或者是種去了超高級酒店的coffee shop/lounge的感覺。

20131219-165423.jpg

所有擺設和菜單都和以前一樣沒變過--除了價錢:雲吞麵已經是$30,油菜是$16,加蠔油另上仍是$1,不過相比一碗日本拉麵可以收你$400(A5和牛拉麵,不過有提供這個麵的那間店已經執笠了。)而你又可以面不改容的時候,我看不到為什麼付$30食一碗雲吞麵是如何的「貴」和為什麼要付上一個「吓你戇鳩架?」的表情。

20131219-165450.jpg

雲吞麵在香港又叫「細蓉」(廣東話,「蓉」發「踴」音),算是廣東食物的代表之一:大地魚湯加梘水麵,配上小散尾的雲吞,用飯碗份量的碗上,雲吞在下麵在上,匙羹放在中間,用以減少麵浸湯太耐而變軟,加上少許韮黃就是一碗典型的雲吞麵。

20131219-165507.jpg

麥文記的那碗麵有加入了很香的豬油,不過吃起來沒有很油膩的感覺,但是豬油的香是其他油代替不到的。麵身爽口彈牙,有少許梘水味,但是這也是種特色吧?吃日本拉麵你吃100間也吃不到這樣的麵。有說麥文記就是鮮蝦雲吞的始作俑者,碗內有四粒,每粒有約兩隻蝦的份量。蝦有相當重的麻油味,不過肉地沒有/吃不出雪味,但是那個爽爽的口感我很易聯想起急凍蝦肉(*),這口感令我覺得有點扣分,或者說我已經不再是最喜歡吃鮮蝦雲吞了,還是覺得有點豬肉的味道好吃。

20131219-165516.jpg

油菜要了芥蘭菜。顧名思義油菜是真的有油的,而有油的烚菜又真的會好味一點,加上足夠時間去烚,和用煮麵的水去烚的關係,菜身翠綠非常,而且透心,爽口無渣,加上蠔油更好味!

對上一次光顧已經是四(還是五…我記不起來了)年前了,只記得當時因為一籃子的原因就算給我龍肉我都覺得像吃屎一樣,之後自己說一定要再來:因為開心吃的話會錦上添花,不開心吃的就是流水落花,今次總算吃到好味道了。香港的味道始終都是在香港才吃得到,回到香港生活,壞處雖然越來越多,整個香港越來越黑之外又越來越紅,但是食物還是令人有一點家的感覺。希望這一切都會變好,五年後大家都還是大家。

(*):因為急凍蝦肉係已經剝殼處理,同時因為梘水雖可令肉變爽脆但是亦可作防腐(所以雪藏蝦的口感就是爽爽的但是沒甚麼蝦的鮮味)

麥文記麵家
佐敦白加士街51號地下
12:00-00:30

20131219-16552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