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2/2021

發燙的電話

今晚上學, 老師因為沒有筆記準備所以早放學了
回家傾談了一會然後又和m先生和v先生玩了一會AOM
這個遊戲實在很花時間, 而且玩的時候, 不只機器會在忙還有你也會在忙
還是少碰為妙

就在上學之前, 和朋友聊起上來
原來他很介意我之前說過的一句說話
那是無心要整他, 不過他看起來就覺得是在侮慾自己
人與人的相處就是這麼奇妙
就如有人覺得榴槤臭, 但是有人吃得津津有味

總之看見紅公仔, 就不要過馬路了
(《白爛日報》或者會就此脫離耍白爛的作戰大隊了?)

明天是中秋節
這幾年內的節慶日子特別難過
我也想了良久, 我應該不應該那麼興高采烈的興祝這個節日
畢竟現在的寓意就是「人月兩圓」(呆坐)
就在這個之前還發生了搞得大家也不甚高興的事情
感覺就好像是我拆散了大家
說真的, 就算人家說沒甚麼, 過得人也過不了自己

口裡哼著歌, 心中淌著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