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5/2021

白爛週末週日戰報 一粒螺絲可以誤大事

…奔波頻撲的一天
昨天(星期六)裝上在前天(星期五)在沙田買的一個檯架, 還有鍵盤架
鍵盤架就沒有太大難度, 幾口螺絲就成了嘛
不過那個檯架….其中一口螺絲釘「唔o岩牙」(←…應該怎樣寫?)
打電話問一下店舖, 結果就要「拿著整個架到沙田更換」(起碼我聽到是這樣)
但是拿到服務櫃頭時…那個好像不太懂做人的店員(蓬鬆的頭髮, 幾天沒有剃掉的鬚, 半開的眼睛, 沒神沒氣的說話(還要有懶音, 還要鬼食泥的一樣說話)

他真的換掉我的螺絲就算了
…..你們是怎攪的? 那叫我拿螺絲來就好了嘛…

唉, 不過我連罵人也沒氣力了, 還是快快回家裝起好了
回家再安裝…發現固定架子的螺絲上不到….
心想: 怎麼這個架子的螺絲給人整過的嗎?…就當我倒楣, 我可不再去為了換「一顆」螺絲釘了, 反正貼牆邊也不會倒下來

這幾天看回了很多片, 另文寫了的銀髮的亞傑多啦(就是看完才去出發換那粒可惡的螺絲), 櫻蘭高校啦…等
(其實好像沒多少套有在看), 也為著沒有去吃咖喱餐而感到懊惱(笑)
晚上翻看了一次《EVA》劇場版, 也再翻看了一次漫畫版
(媽的…頭6卷還是東販版, 7卷以後就是角川版了…我可不會買過一套角川版的啊! 就這樣放在架上看上去就有點礙眼…)…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應該很久以前也有人提過吧?)
因為剛剛不久前再看完「大鐵人」(今川泰宏版), 兩位「繼承老父的機械人」的小孩也就在腦中來了一個比較….
雖然兩人的心境都有轉變, 這裡以最初的時期來說吧
結論就是: 那不成真嗣(不是我不是我)其實就是在否定以前的超級機械人動畫中那種「父親造了架大玩具保衛地球的最終殺著, 然後做兒子的乖乖乘上去就好了」這樣的一個設定嗎?
「….為甚麼我無端端的要乘上去這樣的東西裡去, 還要跟剛才的大怪獸打架? 甚麼地球和平啊? 關我鳥事咧!」
因為這是個不可逆的大原則(笑), 源堂先生也就準備了對一個男生而言最有影響力的兩樣東西 — 錢和女人 — 其中的「女人」放到真嗣面前: 大姊頭型銀鈴美里, 冷靜型的律子博士, 無言型的綾波麗(我還是喜歡這樣叫), ツンテレ型的明日香, 於是給女生耍得頭頭轉, 父親說甚麼都變得好商量啦…你看! 第一話裡就放個瀕死的綾波去真嗣面前, 你叫他怎樣做才好?
「哼! 你別以為這樣就可以騙我入局! 你想死是你自由, 我回家去了」這樣的對白真嗣是絕對說不出口的吧, 因為他好像對這些很沒輒(笑), 結果就如大家所見, 在「第二個結局」(=劇場版)才忍無可忍的吃掉爸爸(「下半身」留著不吃咧XD)
美里的角色某程度上也很像銀鈴
在小時候的意外中得以成為少數生還者, 事後背負著那個事件的包伏進入某國際組織做事, 還得「照顧」一個可愛美少年(喂), 不過有點不同的地方就是, 銀鈴是過度瞬間轉移後遺症+頭中槍死, 美里是腹部中槍+爆炸+綾波而已…?

還有就是: 阿牛, 隻碟冇事~

2 thoughts on “白爛週末週日戰報 一粒螺絲可以誤大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