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2/2021

2006終極大戰(?)


今年是香港輸錢書展史上第一次的凌晨二時散場(而且還是第一次夜間免費入場時段),本著「有著數齊齊逼」的精神,小的跟一眾傻佬一起去了趁墟,以下就是全程過期直擊…

在這之前…


時間平面要往前數回六個小時的時間, 麻煩你了朝比奈學姐(朝比奈: えい~☆)
…為了大肆搜掠慶祝可愛的「小澤兄是女生」誕生17週年(おいおい~), 昨天就去了坂前寿司(太多人等不了)羽寿司, 而可愛的「小澤兄是女生」在途中碰見了她一生中最重要的男人--我到現在也聽不清楚可愛的「小澤兄是女生」說他的名字的同漫畫家!!
…在這之前, 我已經在半個小時之外行了信和地牢兩次….(到達之後以為沒人來到, 就快快的看看有甚麼新的東西賣, 第二次就是等齊了人之後又不知原因的走多了一次…orz)
看見了信和有很多娜的小說第6卷還有漫畫的第1卷, 然後我發現:
書屋只是減2元已經不行了, 因為大多數信和的書屋已經開始減3元, 甚至有地方已經減4元(…還會有賺嗎? 難怪我會見得到….(消音))

不過我在想: 待會兒會去輸錢書展啊, 去看看有甚麼著數也不遲吧?
所以, 先別買…看看再算

走過了那間偽animate(給不知道的說一下: 在香港, 知道的會知道, 它的名字應該是叫作「賊船」--除了名字是偷回來的之外, 貨品價格也不是一般的賊…)…的躕窗, 可愛的「小澤兄是女生」指著那本用涼宮春日做封面的Megami雜誌說: 「ねぇ~, もうかった~?」

….拜托, 你看看人家寫的東西好不好….

7月17日, 17日啊!!!orz

再走再走去到那間歷史悠久的蛋店…:

….夏娜~~~~!(跪地伸手狀_| ̄|○– (好像打得不太像…自己加點想像吧…))

結果行了半天還是得個桔, 可愛的「小澤兄是女生」終於決定去吃東西了(汗)

坂前就像難民營一樣, 外面的難民為了求得一餐稀飯, 在營外鼓燥著, 可是他們也知道, 進不去就是進不去, 就像災難片的跑龍套一樣, 明知自己一定會給水掩死/給熔岩熔掉/給殞石砸死/….., 但是也會拼命逃生

…然後有位美麗姊姊(註: 通常讚美別人都會有一定程度的誇大)在敵軍陣地captured a flag
因為她們的餐牌上有酥炸墨魚嘴就將我們「吸」走了(笑)

…不過為甚麼一間壽司屋除了壽司還有其他東西吃的呢…(沉思), 算了, 香港就是這樣, 或者雪糕店遲一點也會有叉雞飯, 看見也不會吃驚了
看看食物的樣辦:



那些還未熟的魚看起來也未變壞, 不過吃的時候有酸味(沒有才怪咧! 香港的壽司就是酸的!)
還有為甚麼上面的魚要切到一塊魚幾乎可以蓋得到2個壽司飯糰啊?
我認識的壽司好像不是這樣的

還有….

師傅, 你的手是不是有甚麼問題? 飯糰的結實度比我在自己的家中用電飯煲煮的飯再用飯酌盛到飯碗中的香滑軟熟泰國絲苗來得還要軟….一夾就爛掉了

不如改名叫爛壽司好了嘛
一開始說明了, 我賣的壽司就是會爛的, 貨物對辦, 可能會比坂前更受歡迎啊


…「海鮮」薄餅…我除了吃得到高麗菜還有一堆不知甚麼磨成的泥之外, 我連魚春也見不到一顆

時間也差不多(已經晚上9時了…!!), 他們還要去吃甜品
不過因為今次邀請各人一同去輸錢書展的人是我, 加上生平最討厭人家遲到(delay no more!), 所以先自行脫落, 先往地鐵站等人去…:

這些人是甚麼回事…雖然我預計到會有很多人, 但是比上班通勤的時間還要多人的情況是甚麼回事
果然香港的人只要聽到免錢兩字就會發飆(註: 包括我)
發飆路徑圖:
(底圖: Palm版中原地圖2004, 那個「會展」站還未起的)
先從地鐵的A5出口彈射, 一路天橋上堆滿下午逛完往地鐵站和現在才去送死的勇者們
其實每年有這些大節目的時候, 我也會擔心這行人天橋會不會崩塌…
一路上因為兩邊都是大廈所以通風不太好, 換句話說, 一上到天橋就可以嗅得到一大堆臭男人的臭汗氣發出來的….(嘔)
直到走到告士打道對出就通爽了一點….除了說通風程度, 還有時間也是
因為要進入政府的入境事務大樓
這棟建築物非常之好, 平日除了辦公時間之外, 一定不會開動空氣調節
換句話說, 這裡比剛才的天橋還要臭…而且還要有樽頸位, 移動速度變得非常之慢
當我以為我們會在會展辦公大樓轉下去地面, 但是我還是太天真了, 結果是:
穿越鷹君中心, 差點要下去灣仔運動場才有折返點(…甚麼了, 我們在環灣仔競速嗎?)



途中拍照…原諒我吧, 這台手機我還未適應

途中有很多人在往運動場途中teleport, 也有很多人專門穿過封閉線, 到我們走到地面(大概就是再走一會就可看得見會展大門)時, 又看見很多人從會展辦公大樓走出來打尖, 這樣對我們已經走了40分鐘的人好像有點兒不公道吧?

而根據之後會合的朋友說, 他們要60分鐘才走得到會展門口


一踴而上的「書迷」(真的是書迷嗎? 有很多都只是趁熱鬧…還有不知道為甚麼會有很多人拿著長頸鹿吹氣公仔)


The Heaven\’s Door
恭喜你, 一進來就看得到沒營養的年輕藝人執筆的不知道甚麼書來著
還有一個死八婆對一個不認識的大叔說著: 你是不是排隊付錢買Stephy的?(買甚麼…可以買回去嘿咻嗎?) 「不是啊, 我剛進來的」 不是的話請就走開一點不要阻著我們好不好?
我說呢, 一點也不好, 你看看出面的通道? 比沙甸魚灌頭還要逼啊? 我怎樣走呀?! 你這是在玩嘢嗎?


在門的背後就有三台新聞攝影機, 分別是無綫電視, 有線電視和亞洲電視的新聞部, 準備每小時的實時報導, 還有訪問一下參觀者「你為甚麼這麼蠢不多人也不進來啊」這類的問題


你看看, 這樣我怎麼樣可以讓開給你們這班人付錢帶Stephy回家去呀…

就不知道方向的和小蘭走呀走, 走到去「大塊文化」的攤位
這間出版社最為人所知的就是《羊肉爐不是故意的》, 其次就是傻呼嚕同萌的一系列書籍
結果我在這裡買了兩本之前看見很貴不太捨得買的兩本書
一本是傻呼嚕同萌之前寫的《因動漫而偉大》, 令一本是一個老外寫的書(為甚麼封面是Gate Keepers的生沢ルリ子?)

心中的堤壩也在這裡開始崩潰了….買呀買呀買

在這之後就替同事看一看事前說想買的書籍
可是, 不是人太多, 就是找不到…算了~

然後各位失散了的朋友也陸續到場, 然後一起到了城邦的攤位, 眾人看見了一大堆fantasy的書籍就雙眼發光的不斷選呀選呀, 但是選了好一會兒之後兩手空空走了(笑)
看見尖端的小說, 真是稀歔, 我看灰色的那部分有生之年也見不到中文版的了…:

之後我說要買日文字典
就去了三聯書店看一看, 果然有一本, 不過朋友說不太像他在用的那一本, 而且好像厚度不夠
makoto拿起了一本日文初學者用的書, 我們一班人大多都懂一點點日文, 所以作用其實不大
不過看檔的那個小哥哥卻很落力的向推銷, 還說有支筆可以點在那個字裡之後可以發音

我心想: 我現在就發給你聽好不好啊….等你按那「筆」的程式也按到天亮了

然後我們一起在耍白爛…..對著書本那些很認真的例句朗讀:
「あなたは馬鹿野郎ですか?」
『はい、わたしは馬鹿野郎です。あなたも馬鹿野郎ですか?』
「いいえ、私は馬鹿野郎ではありません。」
『そうですか。』
「では、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ぅ~☆。」
『こちらこそよろしくおねがいします。』

「為甚麼這本字典沒有オ〇ン〇ン的?」
那個店員我就真的不知道他是真的不懂日文還是懂得卻不好意思搭嘴了grin

結果去了商務印書館就買得到一本好像有用而且較厚的, 希望我真的用得著吧, 不要用太多日語網上字典就好了(笑)

為甚麼不買簡體書? 雖然我是看得懂簡體字, 不過就像看英文和看日文一樣, 腦裡要經過translation layer才能夠明白, 不像正體中文字一樣(因為是書寫體的母語), 所以可以bypass這個layer直接看得明白的
(忘記了那個教授還是甚麼寫過的, 一個人學懂了第一種語言(即是母語)之後, 之後他的思考就全部會用這種語言來做, 就算他的第二三四五種語言有多麼爐火純青也好, 也都是靠母語的)


然後就到展館1的出口, 大家才驚覺原來大塊文化就是出傻呼嚕的書的出版社, 當我拿了我之前偷偷買下來的書給他們看了一看之後, 他們就一眾走回頭去買書了, 我就在這個出口等另一個不知道去了那裡, 遊魂俠影的豚大俠, 順道做個小休喝喝茶了

一會兒他們回來了…:


一就不買, 一買就買了這麼多了…結果就是人人有份永不落空的買了一袋二袋的文字書

然後光少爺就不斷的嚷著去2號館:

你相信這是凌晨一時半時候的情況嗎?


因為要經「大會堂(Grand Hall)」才到2號館, 就選了那邊「國際甚麼村」的走(因為都沒人在看嘛XD)
…這是甚麼?


The Supreme Master of Ching Haiomouthomouth

到了2號館, 一廂情願的走到一代匯集, 但是台灣角川的書一本也沒有
仔細的看看地圖, 原來角川自己也參展, 難怪….


可是!!
這個由台灣東販因為某種原因演化出來的出版商是甚麼狗屁的?!
新書…?甚麼來的? 可以吃的嗎?
信和存貨比這裡還多很多倍啊…….orz
若果是以8折算: 50元的輕小說就只是賣40元
但是我只是買一本(夏娜#6)的話也只是差個6元, 車錢都填不到…

放在攤位中的漫畫都是斷期的! EVA只有1-5, 草莓綿花糖只有3-4
雖然也有8折, 但是這樣斷斷買很不爽

雖說如此, 人都係犯賤的
結果也就買了草莓綿花糖3-4(鬼叫你8折啊..)
但是全檔口, 我想除了已經沽清的新出版書之外, 其他全部都是漫畫書屋的回書(回書就是買剩的書退回出版社)

看! 04年10月26日, comic center(是哪裡啊)
….放了2年也沒人買….orz
還有一些漫畫留有某書屋貼上「33.00」的價錢貼紙(一般角川的漫畫賣港幣35元, 不過幾乎全部書屋也會最少減價2元賣)

還有買了一本《小小魔法使 響》(怎麼有個「1」字啊….還會有第2,3,4,5期啊….糟糕, 回家才看得到這個1字)
這是Key的麻枝作的故事, 加上.hack依澄れい作畫(這本的作畫比畫.hack時好了不少啊)

….這個麻枝先生的世界很狹窄呢….故事通常也只是在小鎮發生, 角色就只有幾個人, 然後猛派溫情催淚之類的元素進去
催淚彈可不是每次也會中的
這漫畫看起來很像治瘉系, 但是看完心裡總覺得有點沉重…

…扯開了
說回書展現場, 最氣頂的時候到了

買書的時候他們硬塞了一張小海報給我, 一打開…
怎麼是夏亞啊…還要是年輕肖像那個orz的故事
就走回去問一下「我不想要夏, 要夏可以嗎」
然後右邊的那個死八婆就說「冇架喎, 比你係呢張就呢張, 冇得你揀架喎」
潛台詞: 有得比你你好多謝我啦, 呀支呀左, 買o個幾本漫畫一百蚊都唔夠就o係到嘈冤巴閉, 而家咩o者, 係咪想攪事o丫你?
(我屌你啦, 明明個箱度我見到有d紅色的poster, 正正就係你地貼出來那些紅色呀!! 不要懷疑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測色很準的!!)
然後那個男的就很平心靜氣的說「夏娜已經送光了」

拿, 做女人可以惡d, 下世唔好揀做男人, 生小孩也要生個小女孩喇
因為好男不與女鬥呀, 所以女生耍白爛耍起上來的威力比男生猛個十倍百倍呀

之後一起離開會展
可是看見下面的巴士站那條蛇餅….還有一大票一出門口就不理蛇餅照衝上車的人
遠一點有紅色恐佈小巴, 可是索價20元(巴士是14.1元)
我們決定走遠一點回鵝頸橋搭
但是走到出去港灣消防局就看到一架15元的小巴到旺角(因為各位都很餓…尤其是小蘭整晚未吃東西, 之前叫他吃個muffin也不吃…活該 XD)

就在彌敦道近匯豐銀行那裡, 我們差點兒錯過了下車地點
一下猛叫司機停車, 可是巴士站被的士霸了….

結果就是:因為我一個人說下車, 小巴攔了3條行車線, 後面的車全部停下來了!!!!!!
悲願達成(?) — 截停一架車令到後面的車全部停下來, 然後過馬路(雖然今次沒有過馬路…)

然後去到上次在上份工開通宵之後到的茶餐廳坐下吃點東西再回家

旺角地鐵的出入口原來可以當行人隧道用
看見好像是牟利機構的綠色和平的廣告…

有點不知道他們想表達甚麼…(除了不斷的想要你的錢之外)

屈指一算, 這天也差不多花了500元買書….


關連報導: 筋疲力盡的四小時書展

9 thoughts on “2006終極大戰(?)

  1. 由一開始也不是以動漫攤位為目標啊, 買不到也不太失望啦, 反正…
    書屋大把~~

  2. …說回來, 不是有免費入場我也不會去書展了…

    台灣角川….
    都是那種「宣傳就很威  實際就好廢」的書商
    因為骨子裡是東販的人(可能是?), 所以也有東販的壞因子
    …或者這應該說是台灣/華人的通病?

    感覺上, 日本本土攪event好像不會令人這麼勞氣…

  3. >> 新書…?甚麼來的? 可以吃的嗎?
    >> 信和存貨比這裡還多很多倍啊…….orz

    講翻先,其實你來得太遲了…

    之所以新書存貨少,都是一堆變態為了等身大而順到撿走了…

Comments are closed.